牧城驿湖的春天

  游览过高原明珠滇池,零距离接触过烟波浩渺的青海湖,泛舟横渡过翡翠般的洱海,亲近过天空之境的茶卡盐湖,走近过碧波荡漾的达赉湖……这些湖,都是走马观花,而牧城驿湖,不是最美的,也不是最大的,但她却是我最钟情的、印象最深的,也是最爱的。

  牧城驿湖,原为大连的一处大型水库,被称为“大连的母亲湖”。两岸青山相对出,犹如伸出的双手,搂抱着牧城驿湖。恰似睡美人静卧在两山之间,湖边有呈弧形的木栈道。此湖离大女儿家只隔着一条马路,站在楼上能看到湖的一角和亭榭。大病初愈的我,心情几许落寞,几许怅然,每天读书,锻炼身体,下午准时去幼儿园接外孙女,除此之外无其他事可干。“无丝竹之乱耳,无案牍之劳形”,亦无家务操劳,更无琐事牵绊,牧城驿湖,就成了我每天必光顾的最好去处,久久地在湖畔流连。

  正值早春三月,小楼一夜听春雨,经过春雨的洗礼,“春路雨添花,花动一山春色”。春到人间草木知。最先报道的自然是小草,春风吹又生,争先恐后地露出尖尖的小脑袋张望着。春天的使者迎春花也不甘落后,在乍暖还寒之时,鹅黄色的花朵热热闹闹地压满枝头,在春风中摇曳,欣欣然宣告着:“春天来了!”岸边垂柳枝条泛绿,柳絮含苞,柳叶轻吐,似剪刀的春风,“裁”出了如此柔美的柳,体态柔美,婀娜多姿。“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”,那种妙龄女郎般的风姿随风袅袅。春意渐浓,半池春水一城花,一船春光一帆风。轻倚木栈道的栏杆凝望,湖水一会儿轰轰烈烈气势汹汹,冲击着岸边的岩石;一会儿温柔婉约脉脉含情,碧波微漾。不知名的水鸟,清亮的啼鸣破空而来,时而相依相傍,呼啦啦聚在一起,一霎那又分散开去;时而蜻蜓点水,在湖面嬉戏;时而南辕北辙,花样飞翔,飞得兴高采烈不知疲倦。最喜看岸边山上的松树,默想着它是如何把根扎入岩石缝隙里的,又是怎样顽强地存活、生长的。松树渐渐翠绿,为山峰披上了绿装。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”也是对松树的真实写照。

  垂钓者比比皆是,他们坐在岸边的石头或小马扎上,仿佛老僧入定。有没有收获已不重要,愿者上钩,取淡泊之心钓一阕悠然意境,一份兴趣,一份耐力,一份修身养性。暮色低垂,雾霭迷岚中,天地朦胧,群山静默,飞鸟散尽,一点星光斜在天际,远山近树都蒙上了一层轻纱。“流星透疏木,走月逆行云”。苍穹沉静而温柔,拨云见月,融入一片月光里,心生亲近,感动于夜晚的和谐静谧,又惬意又欢喜。微风慷慨,流云自在,风景只为懂得的人而美丽,世间万象皆为风景。

  云烟浸染杨柳的俏丽,朝霞催开杏花的倩影。草木有灵性,鸟兽懂悲喜,山含笑,水蕴情。世界上每一种存在都有其合理性,都是可爱的,总带着一种慈悲,一种懂得,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花儿想生长就生长,想开放就开放,想凋谢就凋谢,兀自任性又浪漫,没人在意也没关系。纵然渺小得如一株草、一只蝼蚁、一粒尘埃,都可以无拘无束,云儿累了就停歇,鸟儿累了就回家。这有多动人,有多可爱!徜徉在大自然中,漫步在木栈道上,残愁已消。牧城驿湖陪伴我渡过了难忘的时光,身心得以颐养。掬一捧湖水的清凉,洗涤尘世的风霜,心境也随之宁静平和。放下一颗挑剔的心,过滤浮躁,让喧嚣沉淀,让心潮的风起云涌回归风平浪静。斩断三千烦恼丝,让心娉婷,令寂寞开满无忧花,将日子过成一脉清流。寄情于山川水色之间,留情在烟波画影之中,心远地自偏。人生恰如一湾湖水,也许波澜不惊,永远平静沉寂,也许陡然会落入一枚石子,激起美丽的浪花。平淡也好,盎然也罢,使人生充满意义的,不是对某一个目标的狂奔,而是每一步都走得安稳与踏实。

  在柔和的春风中,在清脆的鸟鸣中,在一片晨曦的温暖中,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!(若水)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